「你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緒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頭看。去過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聽話,不是所有的魚都會生活在同一片海裡。」─ 村上春樹

在歐洲的日子裡,總感覺自己活得更像個有生命的獨特個體。
經歷近乎所有可能會碰上的情境和人性問題,若說是電影情節在生活中真實上演也不為過。旅途中往往會碰到各種人心的矛盾抉擇,但卻又必須在腦中判斷並立刻下決定。我不去懷疑自己做得任何一個選擇,不後悔,什麼因造什麼果。

還記得在某個吵鬧狂歡的夜晚,一位漂亮且很有性格的西班牙女孩隨性地隨著音樂搖擺身軀卻認真地對著我說:[親愛的女孩,遇到任何事妳只要想想自己當下的感覺。想或不想,就這麼簡單,順著感覺吧。正因為妳活在當下的時刻啊。]

我知道我將無法忘記,

在巴黎,一開始一個人如何感受強烈的孤寂感(尤其是陰雨天的時候)(有時身旁即便有人陪同卻因無法達到內心的頻率更顯難受),如何處處提防扒手各種騙術以及在車廂裡大聲咆哮的神經怪人,漸漸地熟悉地穿梭在人來人往的複雜地鐵路線裡,發現新奇而不觀光化的巴黎時有多激動(例如:讓人恍若置身在北非的清真寺),實現孩提時的心願-參觀各式世界知名藝術館或博物館的展覽,與好友在巴黎相見歡,還有和其他獨自旅行的不同外國旅人一起共度的各種時光:日落時站在香榭麗舍大道分隔島上面向因夕陽光線而呈現金黃色的凱旋門/在西堤島上野餐聊旅行的態度和夢想/莎士比亞老書店的巧遇/夜晚時分散步於長長的塞納河畔/在聖傑曼德佩區的露天餐廳街角隨著街頭藝人吟唱的香頌歌曲共舞/坐在草皮前一同觀看閃閃發光的巴黎鐵塔/搭上末班夜車的驚險離別/蒙馬特山丘草皮上看日落/意外上演電影情節裡那種異國浪漫又誇張的豔遇故事。

(結果很可惜的是我完全沒認識任何巴黎在地人。)

巴黎的近郊,梵谷生前住過的村子-奧維,面對一大片麥田,不知何故頓時傷感得想流淚。還有普旺司,中世紀古城,僅是距離巴黎一個半小時的火車車程卻有全然不一樣的鄉村感受。

此外,在法國,還去了法德邊境(因此也去了德國)拜訪我去年在羅馬短暫相遇的女孩。人生的緣分真的很奇妙,原以為是旅途過客,卻再度相見,十分感動。

在荷蘭,先是和親愛的學姊相見歡,我全然被荷蘭的自然鄉村美景和人們的友善熱心感動到不斷大叫:[我愛荷蘭,我想要定居。]至於充滿大麻酒精和性的阿姆斯特丹,瘋狂而難忘的年度節慶連續從星期五半夜狂歡到星期日夜晚,和一群荷蘭朋友們半夜在街頭遊蕩,各式派對和酒吧都熱鬧歡騰,凌亂放肆及蓄意被破壞的街道,親眼看著數個年輕帥哥掏出陽具在運河尿了起來。(原本存有的帥哥畫面頓時完全破滅)最可怕的事莫過於捲入街頭械鬥的危機,當場以為自己要死於異鄉的可怕場面。在搞不清楚情況的狀態下,看著毫無生氣的黑人女子面朝下的被擔架抬出街口,接著看到滿口是血的男子一拐一拐的走在後頭。突然人潮從街中心湧出並大聲尖叫逃竄,恍若盧安達大飯店的電影情節-種族大屠殺。我當下害怕極了,隔著窗和眼前店家裡的店員對到眼,他的眼神也充滿惶恐,甚至走來把店門窗簾拉下。隨即一群警察騎著高大馬匹出現在眼前(萬萬沒想到警察是騎馬進行封街行動),我的心臟完全漏拍,深怕一不留心就被高大的馬匹踏死。(連荷蘭朋友都說他們以前也沒遇過這種情形)真的是什麼事都能給我遇到。而面對帥哥的一夜情邀約必須果斷拒絕,若想被尊重,內心必須夠堅定。後來一個人也去了紅燈區,對我而言,有趣的不是櫥窗女郎,而是聽著各式旅行團的導遊對於紅燈區的"旅遊介紹"-團員全是阿公阿嬤還有牽著小孩的家長。 

在英國倫敦,住在可愛的英國維多利亞式的建築裡。睡到自然醒的慵懶早晨往往是伴隨著鳥鳴聲。住處位於寧靜人文區,較多在地倫敦人,據說連凱特摩絲和裘德洛也常出沒在此。除了ㄧ些有氣氛的各式小店在此區外,ㄧ旁便有個青綠的山丘公園可以眺望整個倫敦市景,純粹散步也很舒服。而每晚用餐總是悠閒並飽足地吃著,偶爾配上紅酒。還能聽著復古的黑膠唱片入眠或睡前躺在沙發上看部英國電影。人生啊,這樣真是幸福。至於遇上地鐵大罷工確實很麻煩。除了倫敦,也去了英國東南端的斷壁海涯,悲傷的愛情電影[贖罪]最後拍攝的場景地。看著一片無際草原接連著斷崖,被放逐就是這樣的感受吧。遺世獨立。當然,還去了一趟劍橋,遊船。

在比利時,
布魯日兩天兩夜,所有時光都像進入中古世紀的時光隧道,住進童話故事般的小屋。
布魯塞爾,和街頭塗鴉的滑板少年於魔幻的夕陽時刻爬上屋頂坐著,懸著腳在高空中,遠望即是著名的大廣場,好美。隔日一早醒來,一開門便見陽光從窗台灑進,熱騰騰剛從烤箱拿出的巧克力可頌麵包正擺在桌上等著我。/大口吃淡菜和薯條配著啤酒,聊著比利時奇特的國家政治與族群融合。

在巴塞隆納,加太隆尼亞地區有專屬獨特的語言,聽起來是法文加西文甚至有日文的音調。先是被美麗的水舞夜景震懾住,接著幾乎每天無事就往海灘去。朋友騎了機車載我去一個三百六十度可鳥瞰整個巴塞隆納的雕堡砲台(西班牙內戰所建立),非觀光客的景點。坐在機車上的時候還以為自己身在台灣。終於吃到心心念念的西班牙海鮮飯,喝了特有的水果酒。參加了各種派對(包含從窗戶爬進去的),還去了海灘私人俱樂部,全然是慾望城市裡的場面,高級管制。此外,天體海灘也是個新體驗。然而整個巴塞隆納就像個高第的建築展場,看著大師的作品更加覺得他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還有太多太多的細節和故事,我一時無法想起或是太難說起。
暫且先這樣吧。

 

And if you're still breathing, you're the lucky ones.

  

創作者介紹

At haphazard

Jo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Ziska
  • 感覺心滿滿的
  • 這次滿到溢出來了

    都忘了怎麼忘
    就讓無常如常

    Joy.C 於 2014/08/02 0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