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會無期。

我們的相見即是為了離別做準備。

我常在想一些不切實際的假設,可是所謂的如果並不保證之後就會幸福。不願責怪時間帶來的難堪。

過去的時間無法回頭,前方的時光也來不及我們去阻擋。我們只能被迫順著時光之河靜靜推移。

願我們都笑著,真心笑著,感念並珍惜曾經擁有的美好。好好說再見之後,祝福彼此,各自前往他方。

 

我未曾想過你的出現會是這樣特別的存在,在初夏,我即將離開上海之際。 

就在好姊妹們幫我二十五歲生日慶祝完的那晚,你就那麼意外而真實地出現在我的生活裡。最後一個半月的上海生活。

 

老天或許聽見我的祈禱,讓我學著去愛,去學關於長大和離別的一堂課。

 

“I guess when you're young,you just believe there'll be many people with whom you'll connect with. Later in life,you realize it only happens a few times.”— Celine <Before Sunrise>

 

 

是啊。我們的相處是很美好的感覺,雖不如既往年輕時那樣熾烈的感情,但平凡溫馨的幸福感更是令人上癮。

而我們都是那麼習慣和他人分離的旅行者。我們在某些部分實在是很相似的。朋友說你就像是另一個我。

你在大學畢業那年,獨自環遊世界近一年,走過亞洲澳洲紐西蘭,後來到了南美洲。你說你很喜愛南美洲並待上五個月,在那曾經有個深愛的女孩。

你精通五國語言,荷英法西德,現在還在學中文。我喜歡聽你講那些旅行上的趣事和糗事,例如:在馬丘比丘叢林裡走了好幾天的徒步故事/在紐西蘭哈比人的拍攝場景獨自搭帳篷/堅持去海邊游泳結果卻在回程的途中腳踏車爆胎,差點趕不上國際班機,奇蹟似地出現好心貨車司機直接載你去機場。還有好多好多荒誕的故事。

而最近一次旅行便是獨自一人在德荷邊境的山林裡走了七天六夜。走到累了就搭帳篷,自己煮點簡單的東西吃,然後倒頭就睡。隔天再繼續出發。

我想我就喜歡你這種瘋狂而自由的靈魂。怪胎。我總是那麼笑著說你。而你就會反駁地說那叫獨一無二。你是目前唯一跟我認真討論過南美樹獺生活習性的和未來AI人工智慧會如何高度躍進的傢伙。

 

你能習慣孤獨,正如我可以好好安排自己一個人的生活與旅行。

 

我們熱愛大自然旅行和冒險。第一次一同的冒險便是去喀斯克溶洞地形探洞和露營。

 13256402_10208993434130045_1398624913669351069_n  

在黑漆漆的溶洞裡穿梭於水中,在陡峭的崖壁攀繩索,我們成為Team。跟著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會想起Death Cab For Cutie的那首歌-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我喜歡Team這樣一個概念,兩個人是互相支持的。你總是細心,替我注意要我小心。背東西的時候,你總是一肩扛起,要我不要擔心。我喜歡跟你一起搭帳篷,一起用東用西,當你的小幫手。夜晚圍著營火聊天,聊著人生和價值觀。在你面前,我是個完整的自己。那是第一次,我感到跟以往不一樣。以往的自己總會感情不平衡,大多時間都在掩飾最真實的自我。這時我才知道,原來適合自己的感情是這個樣子,在你面前,我不卑不亢。夜晚,我們進了帳篷,互道晚安,安心睡去。你總是有禮貌不逾矩,是個紳士。

13921015_10209616959037778_680697242475842271_n  

 

短短不到兩周,我們又計畫了三天兩夜的旅行。兩人獨自前往東福島的美好記憶,晴空萬里的那天,非常美好。完美的四小時環島步行。靜觀夕陽時分的海上火燒雲,晚餐則是在談笑間大啖海鮮燒烤配上青島啤酒。微涼的晚風吹拂,星星於黑夜中點點閃爍。原始的漁村早早就熄燈,悄然無聲。在這令人忘憂的島嶼,ㄧ切歸於平靜而美好。

早知即將面臨分離,我們不多提,珍惜當下相處的時光。

最後一天從島上返航的早晨,在碼頭,我們意外聽見A Fine Frenzy- Almost Lover的音樂從其他旅客的手機播出。

我就這樣跟著旋律輕輕哼唱著。

Should've known you'd bring me heartache
Almost lovers always do 

    

你是一個溫暖且溫柔的人。我是感恩能遇見你的。

 

六月十五日,星期三,我搭機返台的前一晚,我們相約下班後在馬當路站見面。巧的是,我們搭上同一班列車,在同樣的時間下了站。

我走向你不停地笑著,只因我無預警地染了一頭彩虹色的頭髮。你卻笑著說你喜歡,你最喜歡綠色了。

後來那晚,我們走了好多的路。微小的雨飄下,你記得我不喜歡這些濕氣便開傘撐著,替我擋雨。

沿路找餐廳,我們散步在法租界區和新天地之間的街區。最後意外來到人民廣場附近,走進更好的餐廳位置。那時已經晚上九點了。

從新天地走往淮海中路和西藏南路,我就這麼跟著你的方向感,我們連手機地圖都不查了。最後一夜能在上海迷路也是不錯的感覺。

吃完晚餐後,我想去Vue bar看夜景。雨在那時突然下得好大,你撐著傘,我勾著你的手臂,頭倚著,很有安全感。我們就這樣靜靜站在路旁等Taxi。

雨淋濕了你的鞋,索性換上拖鞋,可是Vue bar就不讓我們進去了。我拉著你的手臂,拍撫地說著沒關係。

我們往外灘方向走去,走著走著,突然一輛汽車從街邊閃過,我們就牽起了手,一同走向一旁的人行道。

北外灘,外白渡橋,外灘,長長的路,我們一路走著聊著。那時已經接近午夜了,我帶你去我最愛的Captain's bar. 那是我的秘密基地。當時剛到上海第一個月,一見便愛上的地方。

我選了椰林搖擺的雞尾酒,只希望能有甜甜的水果味來覆蓋濃烈的酒味。你拿手機偷偷拍下了我的側臉。

你說在認識我之後,你也開始在意拍照構圖裡的水平線。就如同我總是要找到最喜歡的角度去拍攝風景。

整間酒吧最後只剩下我們倆,我們一直聊到十二點半。之後搭了Taxi回了你在斜土路和東安路附近的家。

 

It's sad that you are going to leave tomorrow. 你在夜裡輕聲地對我說。

 

----------------------------------------------- 

 

可能是早上八點半的時候,你輕搖我的肩說:「嘿,妳還要多睡一會嗎?」那時你剛洗好澡,甚至擦了我最喜歡的香水,已經整裝準備出門上班了。當然,我也只是裝睡。於是我側過身看著你的雙眼,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躺在你的床上,我伸過手,只能緊緊擁著你。你輕柔地親吻了我的頭髮說:「It's not fair.沒想到我們必須在這道別。好不真實。」我想就這樣讓你離去,自己獨自躲在被子裡逃避現實。後來,你卻又回來,再度出現在房門口站著,背著上班的包包。我見你便立刻爬起來奔向你。我們再次長擁好久好久,那麼多的不捨。但我理性地拖著你來到大門口,你難過地深呼吸並用力緊擁著我。我說:「不想你上班遲到了。」半推著送你出了家門,我忍著傷感對你淺笑地關上大門。

 

早上十點,我已走在前往肇家浜地鐵站的路上,手機震了一下,是你傳來了一個擁抱的圖示。是的,我們終將分離。這是我們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至於後來,都不過是深深的愛那麼猛然擦了肩彼此微笑,那麼無關。

 

Same Sea/ Lights

Goin' the distance, every occasion
Headed for somewhere out of the way
Movin' and shakin' every persuasion
Keepin' us out there, caught in the waves
Try to wander in the deep
Just waitin' for the tides to meet
And when the currents take us out again to opposite oceans
Out of the hands of safety
From the solace to the deepest end
Places we break and bend
You're the one in it with me
No matter how far we get
Oceans we are in still connect
And when the currents circle back again
They'll carry us with them to the arms of the same sea

 

是的,浪潮會將我們推送在一起,如果未來我們,還能是我們。

 

----------

在大浪

把我們分開以前

也許以後

不會再見面了

相遇的時候

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相遇的時候>林婉瑜

 

 

創作者介紹

At haphazard

Jo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