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仍是冷的,陽光卻是金黃色的,那種可以拍出很漂亮的照片的色澤。

暖陽在冬日帶來的幸福感無可比擬,即使只是看著光線也可以感受些微熱度。

下午四點多,我坐在圖書館公園附近的草皮上,想寫下倏然閃過腦中的各種思緒。

# 

前往春天的巴黎。二十二歲成為二十三歲的慶祝。

我想我真的很幸運吧。還能在工作前,去最後一次長途旅行。

 

還記得十七歲那年,最好的朋友送了我一張印有巴黎鐵塔的生日卡。

當時沒想過為何人們總是憧憬這樣一個大城市。你若問起當時的我,一個高中小女生,最想去的地方是哪裡?

我肯定回答你:巴黎。」而理由更很簡單因為我不知道就像是大家都說好,所以我也猜想它很好,也跟著需要它一般。

 

那時,世界離我好遠。

在青春且單純的高中生活中,對於世界的概念僅是地理課本與老師生動活潑的教學。那時很愛看書,但也僅止於書上的片面了解。我活在小小的、自我認知的世界裡。書籍報章雜誌媒體不免讚揚巴黎的浪漫。「幻象」,或許會是個更確切的詞好似什麼樣的浪漫情節都會在巴黎發生。可是我知道浪漫、醉心的背後肯定是煎熬與破滅直到這幾年真的踏出去,到處走走看看,當年文字汲取到的道理才一一驗證。

 

我一直不敢去巴黎。可知道那就是夢,一旦夢成了現實,夢就會碎。

我也實在是個矛盾的人。想要去告別純真的少女夢來提醒自己面對接下來的現實人生,卻希望在未來悲喜參半的人生仍保有純粹的希望。

 

這趟旅行的結束就是面對現實、工作。

我把它當成畢業禮物送給自己,趁著沒踏入社會前,還留存一點任性、一點浪漫、一點單純。

前晚和老爸散步,他笑著說:「浪漫是年輕人該擁有的。」

但我確定知道未來沒那麼簡單,一點也不簡單。

生活要繼續努力。 

#

 Celine在 <Before Sunrise>對Jesse說 

“I believe if there's any kind of God it wouldn't be in any of us, not you or me but just this little space in between. If there's any kind of magic in this world it must be in the attempt of understanding someone sharing something. I know, it's almost impossible to succeed but who cares really? The answer must be in the attempt.”

  

我不知道是否就像Jesse會再遇上Celine那般的情節。碰巧。

 (說是碰巧其實是潛藏了刻意,Jesse和Celine在巴黎的重逢便是。)

  

「心意堅定還是見得著啊。」原以為會奮不顧身,如同往常固執的金牛座,但這次並沒有。 

其實心中早有定見,也一直都明白。見或不見,已經不是基於人的本身,而是回憶的延續。  

緣分很難說。珍惜擁有的時光,感謝每一次的相遇。 

 

#

「跟妳說一個好消息,我夏天要去上海一段時間。或許我們能再見面。很希望能再見到妳。」

「我也要跟你說一個好消息。我春天要去巴黎一段時間。我也想見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C 的頭像
Joy.C

At haphazard

Jo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